《军事纪实》之《八路军(3)》脚本

发布日期:2019-08-14 19:56   来源:未知   阅读:

  观众朋友大家好,欢迎收看《军事纪实》。在抗战时期,“根据地”作为敌后抗战的战场,为八路军的作战提供了坚实的后盾,有力地支撑了当时的抗战。一个个敌后根据地,如同一枚枚匕首插入了日军腹背,让凶残的敌人痛苦不堪。那么这些抗日根据地是如何建立又是如何壮大的呢?

  黄河流过河套平原后,便把湍急的河水压进了晋陕峡谷,这是黄河最为雄奇惊险的一段。有了这道天然屏障的阻挡,处于母亲河西岸的陕西,就安全得多,踏实得多了。这也是当初在洛川会议上,中共中央考虑把陕北作为抗日大本营的理由之一。说:有了这样一块根据地对我们来讲是十分宝贵的。后边有“家”,开出去的部队就有回旋的余地。

  东起黄河、北倚长城、西接六盘山、南临泾水、辖23个县的陕甘宁边区,是全国抗战时期中国行政版图上一块由执政的特区。

  1937年9月6日,边区政府正式成立。首府延安是抗战的指挥中心,是敌后游击战的总后方,它像磁铁一样吸引着全国各地的热血青年。

  1938年的春夏之交,在这里先后写作完成了《抗日游击战争的战略问题》和《论持久战》等著作,批判了亡国论和速胜论,明确地提出了持久的抗日战争将经过战略防御、战略相持和战略反攻三个阶段。

  也经常走到庄稼汉中间,和他们聊上几句,听听边区人民的需求。他说:争取抗战胜利的唯一正确道路就是充分动员和依靠群众,实行人民战争。

  这样的诵经活动每天都要举行,在这座北方佛教名山上这是最普通的事了。全国抗战初期,八路军在华北敌后的第一个抗日根据地就是在这里成立的。

  当初,奉命创建晋察冀根据地时,手下只有3000多人马。在晋察冀三省交界的广阔地区,面对四周的强敌,怎样才能建立起牢靠的根据地,在人民群众中生根开花呢?

  当时还是八路军总政治部副主任的,带到五台县结识宋劭文。他告诉宋劭文:总部就要南进了,同志将负责在这个地区组建晋察冀军区,今后同你发生党的关系,由他直接领导。

  宋劭文公开身份是阎锡山任命的山西第一行政公署主任兼五台县县长,是中共党员。

  紧接着,宋劭文根据中央的指示和的具体安排,紧锣密鼓地开始筹备晋察冀边区政府的成立。这是一个跨山西、河北和内蒙20几个县的广大区域。

  当时组成“三三制”的政权,就是占三分之一,敌后的的先进人员大约占三分之一,其他的无党派的其他的民主人士占三分之一,“三三制”的这样一个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政权(建立了)。

  后来对“三三制”政权的实质做过一番理论上的阐释,他说:这种政权“既能合乎统一战线的原则,团结大多数与日寇、汉奸和亲日派进行斗争,又能保证由员与进步势力结合起来的优势。”

  为恢复根据地的经济,进一步赢得民心,1938年开春时节,边区政府推出了一项新政策。

  晋察冀边区政府公布的这个《减租减息暂行条例》中规定:地主的地租“一律按原租额减少百分之二十五”,钱主利息“年利率一律不得超过10%”。这是华北敌后抗日根据地的第一个减租减息条例。

  边区政府实行的政策,为民谋利,深得人心,边区百姓踊跃应征入伍,一呼百应。

  这就是它的金库,边区银行金库所在地,这上边还有两个字,写的是“国光”两个字。

  边区银行成立后,边区行政委员会确定了边区货币的发行量,很快便同日伪军在货币战线上展开了一番较量。为支持边区货币的发行,很多群众把自己家里埋藏的金银首饰拿去换边币,使得晋察冀边区货币发行从1938年的410万元,上升到1945年的61.2亿元。

  收编杂牌武装,也是八路军开辟根据地后的一件大事。后来回忆说,当时是司令遍天下,主任赛牛毛。仅从北京到保定的铁路两侧就有10多股势力较大的杂牌军,其中确实有抗日的队伍,但也有打着抗日招牌打家劫舍的乌合之众。在敌后屡建战功,威名远扬的八路军镇住了这些杂牌军,他们中的大多数后来被教育转化成了真正的抗日战士。

  八路军出师一年,在晋察冀、晋绥、晋西南、和晋冀豫创建的抗日根据地,都开始有效地运转起来。

  陈列在军事博物馆抗日战争展览馆内的这件日军大衣是八路军的战利品,它有着一段非同寻常的经历。

  1938年冬,八路军总部来到潞城县北村。一天雪夜,村里的小伙子杜春兰替总部送封急信,朱德发现他衣着单薄,便顺手脱下自己的大衣给他披上。杜春兰不要,朱德坚持说:“雪夜冷,还是穿上吧!”从此,这大衣成了杜春兰的心爱之物,被他精心收藏起来。

  太行山又名王母山,这里的股股清泉,似大地母亲的乳汁,滋养着在这里生根开花的八路军。

  这位老人叫郭金梅,今年已经90岁了,60多年前她就曾抚养过八路军的后代。

  军爱民,民拥军。在太行山,八路军利用战斗间歇开山造田,修路架桥,为老百姓谋福利。

  八路军开辟的抗日根据地,在实行民主政治、改善人民生活、军民关系方面,都与统治区形成鲜明的对照,因此,从大后方来到抗日根据地的人,都如同发现了一个新天地。爱国民主人士李公仆曾在晋察冀做过6个多月的考察,他走访了65个县,500多个村庄,写了一本影响颇大的书《华北敌后——晋察冀》,他在书中热情地呼喊:“抗日民主之花开遍了华北”。

  八路军改编之初,国民政府按4.6万人发给八路军的经费和物资,到1939年初就停发了弹药补给,第二年又停发了经费。

  在人民群众的大地上深深扎根的子弟兵,是困不死、难不垮的。面对严峻的形势,各抗日根据地根据中央的指示,迅速开展起了生产自救。

  美国记者史沫特莱就发现,在秋收的行列里,一个身背一百五六十斤糜子的人,竟是56岁的八路军总司令朱德。

  她还有这样的记述:朱德穿着自己打的草鞋,奔波在烽火连天的抗日前线;他通宵达旦地工作,竟和战士一样每月只有一块钱的津贴,因而不得不戒掉了纸烟。

  从粮食生产到蔬菜生产,从发展牲畜到发展小型的工厂,从生产子弹到生产日用品,整个根据地当时的形势,当时发展生产主要是在劳武结合的口号下进行。战斗和生产结合的这种口号下进行,所以说是一边战斗一边搞生产,搞得非常扎实。

  《新华日报》,滚字幕:八路军同日伪军作战638次,毙敌34000多人,俘虏日伪军2094人,缴获6487支。

  根据地的发展壮大,为八路军的生存发展拓展了广阔空间。据当年《新华日报》(武汉版)的报道,八路军出师一年,就歼灭日伪军34000多人,八路军在前线万多人。 为根据地后来的发展壮大打下了牢固的基础。178178eu九龙精英聚天下高手

  1938年3月之后,八路军总部就一直驻守在太行山上。在长达八年的抗战中,面对日军的残酷扫荡,八路军总部始终在这里领导着华北军民的抗战,从来没有离开过绵延于华北大地的巍巍太行。而其属下的115、119、120三个师,却陆续开始东进开辟新的抗日根据地,这又是一次具有战略意义的转移。

  1938年3月初的一个早晨,正在向吕梁山开进的八路军115师,被阎锡山部队的一个哨兵误当成了日军,慌张中一枪击中了骑在马上的师长。据回忆,当时晃了几晃就从马上栽了下来。被误伤的消息震惊了八路军总部和,决定立刻接回延安治疗。后来他又被送往了莫斯科养病,再也没有回过115师。

  接替担任代理师长的343旅旅长陈光,与罗荣桓密切配合、并肩作战。1938年底,115师主力奉命从晋西出发,向山东作战略转移。

  从1938年开始,日军增强了驻山东的兵力,并开始从城市与交通要道向乡村伸展。中共山东地方党的组织虽已发展了4万多人的抗日武装,但与敌顽势力相比还太单薄。调115师主力东进山东,正是中共中央根据山东地方党的领导人提出的要求,采取的一个重大战略步骤。

  八路军的东进是为贯彻中共六届六中全会关于“巩固华北,发展华中”的战略决策,而采取得带全局性的战略行动。与115师东进的同时,120师和129师也开始出山。打惯了山地游击战的部队,要突然杀出丛山,一马平川,连藏身的地方都没有,怎么打?出发的时候,幽默地对大家说,这就像是“脱光了衣服洗澡,全部露在了外面”。

  上万人的八路军主力突然出现在鲁西,对日本守军威胁很大。1939年5月,日军第12军司令官尾高龟藏中将亲自出马,调集8000多人,兵分9路向泰山西边的115师根据地扑来。情急中,陈光决定让部队向有山的方向撤,结果却被敌人重兵堵在了一个叫陆房的地方,这是一个四面环山的小盆地。

  突围的部队挤在一起,被敌人密集的火力杀伤很多,陈光更急了,他要大家赶紧以小组为单位分散开来,避敌火力。

  一守一攻,打成了胶着状态,日军看进展不大,于是调整战术,把轮番攻击改为集中冲锋。

  这一天,八路军在突围中打退了日军的数十次进攻,除代师长陈光和少数部队突出包围外,大部队和鲁西党委机关仍在敌人的包围中。入夜时分,日军为防止八路军夜间突围,开始在周围的山头上燃起一堆堆篝火。但突围部队还是在这密集的包围圈中找到了缝隙。

  几乎与115师师部东进山东的同时。1939年1月,120师分左、中、右三路纵队,越过了平汉路,到达了冀中平原的腹地。

  据吕正操回忆,他与贺龙师长头次见面的时候,彼此就跟老熟人一样。贺龙师长跟他开玩笑,说“你这个司令不小啊!冀中的人口比陕甘宁还多两倍呢!”

  “七七事变”之后,在第53军中任团长的员吕正操,拒绝上级下达的撤退命令,揭竿起义坚持抗日,与河北游击军一起创建了冀中抗日根据地和八路军冀中军区。但由于这股力量太弱小,日军在华中战场得手后,抽调两个师团回师华北,冀中地区的我军处境愈加险恶。正在吕正操百般焦虑之时,120师主力的到达,无异于雪中送炭。

  为欢迎大部队,冀中军区在这里上演了一出大戏。据当地的老人回忆,那天是腊月初八,天虽然很冷,戏演得却特别热闹。演到中间,有消息报来,说驻在离惠伯口不到三十里地的日军,有出动的迹象。这消息一传开,现场的人就开始慌起来。

  为了稳住大家的情绪,贺龙不动声色地吩咐说“调部队掩护,戏照常看!”其实,他的心已经跳出了剧场,在布设战场。戏一散,他便命令部队在曹家庄摆下一个口袋阵。

  到这个地方咱们给顶住了,顶住以后,后续部队来了,把敌人包围在村边,包围在中间。打到过午以后,日本兵子弹就没有了,他们有长枪,有刺刀的用刺刀,没刺刀的,把农具、铁锨、大镐,都做准备……这个地儿,群众数的是敌人死尸拉了8大车。

  贺龙预料,恼羞成怒的日军,一定会采取报复行动。曹家庄的伏击战刚结束,他又把部队调往了大曹村。他估计,这是日军的必经之地。几天后,贺龙的预料变为现实。

  这次报复行动,虽然日军出动兵力比上次多,而且进攻非常凶猛。但毕竟八路军是有备而来,日军打了四次冲锋都没有能冲出八路军布下的口袋阵。大曹庄一仗,120师以伤亡54人的代价,毙伤日军三百多人,还打死了日军的一名大队长。

  青纱帐绿了的时候,120师又告别冀中,向西越过平汉路集结到了太行山下的陈庄附近。这里,当时是晋察冀边区的中心,是日军的眼中钉。120师隐蔽集结于此,是为了等一个大的战机。仲秋时节,日军果然按照我们的预料出动了。

  到8点半进入到我们的伏击圈,战斗打响了,战斗非常激烈,28日这一天,从8点半到下午2点,我们是独一旅二团和716团的一营,在那儿把守着,一共有6次冲锋,其中有4次肉搏。

  包围圈越来越紧,1939年中秋节的晚上,1300多日军被压缩到了这条山沟里,成了“翁中之鳖”。战斗一直打到第二天的上午,日军1300多人被全歼,其中就有大队长田中省三。

  六天后,日军独立混成第二旅团600多人又在雁宿崖被歼灭,其中有炮兵大佐一名,步兵大佐一名。连续的失败,深深激怒了第二旅团长阿部规秀中将。11月4日,他亲率1500多人,分乘90多辆卡车向太行山扑来。这个刚上任不久的日军中将,出发前在给孩子的信中还保持着相当的自信,他在信中对孩子们说“我们打仗的时候是最悠闲而且最有趣的”。他根本就没有想到,八路军给他带来的“悠闲”和“有趣”意味着什么。三天后,他和他的部队便被包围在太行山北部一个叫黄土岭的山谷中。

  当时,是一个叫陈正湘的团长发现了在黄土岭下一个农家门口,走出几个穿呢大衣的日本军官,他立即向杨成武做了报告。

  哎,阿部打死了打伤了,打伤呢,当时没有死6个钟头才死的,他中弹,中炮弹中了二十几处,他的报道里面都有了。

  日本陆军省发表的战报这样记述着他们这“名将之花”的凋谢:迫击炮弹在距中将数步远的地方爆炸,碎片打中了中将的腹部及两腿,他中了致命的伤。

  自命不凡的阿部规秀就这样死在了八路军的枪弹中,一个顽固的军国主义者终于自食其果。八路军在根据地的生根和打击,让日军始终感到寝食难安,他们随即开始接连不断的清乡扫荡,面对异常残酷的斗争环境,八路军又是如何在更大规模的战斗中打出自己赫赫威名的呢。明天请继续收看纪录片《八路军》第四集。